南瓜饼.(开学emo版)

佛系追星 不定时更新

[all轩]criminal police 共创寻人

be美学 刑警(? 有🚗  ABOE


前半段偏搞笑(? 后半段囚禁,微x/ue./腥,强制爱,疯批,喂d.u,间谍,li.u’产,结局除轩无人生还,中长篇。


写弱化女化别来恶心我,大佬架子也别来,小的伺候不起😘


写的花有微信欢迎共创


二到三人 没人等于自删


期待共创

某些翔霖祺鑫批看不惯我就紫砂吧😄


就是all轩怎么了


棍😃


我就雷咋了?狗急跳墙了?


某些,别对号入座ok



占tag抱歉

[恋综]'all轩 cp进行时

我还是来更新了嘤🤒

  

对对对不起久等了

  

该不会怪我吧

  

最近心态差不多调整过来啦啦啦

  

我最要感谢的一个人就是皖熙啦@皖熙🐽💦 

  

永远陪在我身边噢。

  

午夜产物 无脑甜甜

  

有点短噢

  

这期没有弹幕

  

all轩 不喜左上角 无其他CP

  

这期霖轩好像还是挺多的





--------------------------

我是分割线

  

  

  

  

  

  

做完任务后回到海滩林鹿儿与宋亚轩的关系肉眼可见地发生了变化,丁程鑫每次望向宋亚轩都能看见旁边碍眼的林鹿儿。

  

丁程鑫:可恶小绿茶离我家亚轩远一点

  

马嘉祺:亚亚好可爱好想🌿🌿(虎狼之词

  

刘耀文:我怎么又多了一个情敌呜呜。

  

严浩翔:林鹿儿..(拿出手机)把林家给查了吧。

  

张真源:我靠这个鸡腿绝了

  

贺峻霖:我的宝贝亚轩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没有跟我分到一组啊啊啊

  

林鹿儿:?

  

宋亚轩:哇鹿儿姐你看地上是大壁虎哎

  

  

  

  

  

  

午休的分组是男生两间,女生一间。

  

贺峻霖早早带着宋亚轩进了房间,留着门外的五人不知在讨论什么,隐晦的目光在宋亚轩身上停留许久。

  

  

  

  

  

  

  

“贺儿~贺儿~” 宋亚轩从被子里探出头来,贺峻霖躺到宋亚轩旁边用手环住宋亚轩的腰,宋亚轩倒是没觉得自己现在有多危险甚至还用圆润的头蹭了蹭贺峻霖的颈窝。“哇你用什么牌子的沐浴露这么香。”   “......” 贺峻霖忍住想用下面(咳咳 顶一顶的冲动,用嘴唇碰了碰宋亚轩的耳尖, “怎么啦?” 贺峻霖美人在怀只觉此生无憾,宋亚轩低下头在被子里一阵摸索找到了手机。

  

  

  

“看看看,最近好多人喜欢文严文喔。”

  

  

   贺峻霖把头埋在宋亚轩肩上狠狠地吸了一口,含糊不清的说 “你磕他俩?” 宋亚轩弯起嘴角笑了笑,“对呀对呀,他俩简直了眼神拔丝!”贺峻霖不禁觉得好笑,真是个笨蛋,谁喜欢谁都不知道。他俩那眼神冷的跟冰块一样还拔丝?不过仔细想了一下贺峻霖还是没有打击笨蛋小亚一颗想磕cp的心,贺峻霖只好随便的敷衍了一句我也这样觉得,说完这句话贺峻霖又抬起头狠狠地吸了一口宋亚轩的脸。

  

  

  

“ ! ”

  

  

  

贺峻霖突然觉得嘴唇的温度变得不一样,用脸蹭了蹭宋亚轩的脸。

  

  

好烫哦。

  

  

看来是个容易害羞的乖孩子。

  

  

“你干嘛。”


贺峻霖哼哼两声,抱紧了宋亚轩,答非所问的说“亚轩你好甜哎。” 宋亚轩脑子半天转不过弯,任凭贺峻霖咬在脖颈上都没说一句话。



丁程鑫一进门就看见宋亚轩脸红的跟一烧红的虾子一样,被贺峻霖抱在怀里占便宜。


他妈的,我家白菜只能我拱 !


丁程鑫气呼呼的把宋亚轩拉到怀里再摁在旁边的椅子上,朝马嘉祺使了个眼色。


五人心领神会坐在旁边。


“?”


丁程鑫看着宋亚轩懵呼呼的样子更生气了,抓起宋亚轩的手。


“宋亚轩。”







关键时刻卡咳咳咳


对对对不起 我知道这次短了下次一定长点🥺


关于这篇文呢,跟联文的屿桉商量了一下就主要由我来写啦。


除非我实在没空叫她帮我应付一下。


emm...心态调整过来啦我现在还好啦

谢谢各位(鞠躬


真的没有人跟我开坑吗


想了一下虽然圈子很乱


但是其中还有我最喜欢的太太@闲月 

说实话除了她emmm..别的太太我不怎么喜欢...


我的意思只是她的文笔和风格最让我感觉很舒服会很开心的看下去!


况且她本人非常好相处文写的嘎嘎好!


我呢只是说一些emm..注水抄袭还有一大堆小迷妹的。没有说全部!!!


其实你要对号入座我也没办法噢。😋

抄袭注水真的下头女666


这种事我没遇上真的万幸


咳咳我什么水平我自己知道新手上路请多关照谢谢


微信chenyushitnt有事找加 备注来意

想弃坑,学习压力大还要拉小提琴学音乐素养暑假作业还有很多没写,再说花一点时间赶出来的文质量根本不行,玩了三个月的游戏账号没了,微信登不进去新手机也换不了最近搬了新家独栋白天热的没办法还要练字小提琴也出问题了和朋友也发生了很多矛盾最近还要忙出卡的事情压力真的大👊😭再催我就真的废了,再看看如果实在不行就叫别人写,可以的话很快就会更。



占tag抱歉


[鑫轩] 叫声哥哥呗

鑫轩 he


甜甜甜甜甜甜甜饼


有点短


400+


我连续更新两天了快夸我!



----------------------------------

我是分割线






丁程鑫也说不出自己是什么时候喜欢上宋亚轩的。




       四人高考完回来后几人看之前的物料然后刚好播到宋亚轩咧着个大白牙脸粉粉的软软糯糯的眼睛弯成月牙朝刘耀文撒娇叫哥哥头上还带着兔子耳朵的画面一下狙中丁程鑫的一颗怀春少男心。





        之后的物料笨蛋亚亚开着小船却不小心卡住,丁程鑫拿了花就开去帮忙,把小笨蛋解救出来丁程鑫期期艾艾的看着宋亚轩,宋亚轩不理解的皱皱眉然后又歪歪头,丁程鑫忍着快流下来的鼻血,宋亚轩不理解的朝丁程鑫那里开去一点,“怎么啦丁哥?”丁程鑫吞了口口水移了移位子。



“亚亚啊...”



“?”



“你叫声哥哥呗...”



宋亚轩虽然不理解丁程鑫为什么突然要他叫哥哥,但还是乖乖的软软的叫了声哥哥。



“哥哥。”



“哎。”



丁程鑫听到后情不自禁的露出了猥琐(bushi   笑容。




“丁,丁哥...”



“怎么了嘿嘿嘿...”



“你流鼻血了...”



“!”





丁程鑫显然变的不太正常,后来的物料都在回味宋亚轩的那声哥哥。




之后丁程鑫跟魔怔了似的天天跟在宋亚轩身后。


“亚亚~”



“?”



“叫声哥哥呗~”



“丁哥...在这...?你确定?”








----------------------------------

我是分割线



透露一下最后亚亚叫哥哥的场景是在浴室嘿嘿嘿。



我怎么知道的呢因为我是镜子(达咩瑟瑟



不会写car所以我们及时止损。



借文宣,微chenyushitnt扩列处关🉑喜欢已读不回的别来别来。emmm...其他的备注来意。



好无聊想再开一个共创但貌似没人跟我开呜呜呜,是all轩,浅浅期待一下吧~



再说一遍我是大猛1!!!为什么有1找我d百合啊喂,要d可以但我必须是1!



emmm..长得好看的姐姐我可以为!爱!做!0!(嘿嘿嘿

[恋综]'all轩 cp进行时

有私设 无其他cp 纯纯all轩


全文2K+~(迷人的气泡音


弹幕=( )


抱歉各位先给我家大聪明安排个座位@皖熙🐽💦 


对不起各位久等了我的错呜呜呜


来个广告→挚爱 



切入正题

-------------------

我 是 分 割 线




“早上好各位,今天是我们的出行日,大家抽签决定搭档后换好队前往夏日海滩。”导演拿出抽签桶放在桌子上。


分组顺序 : ①宋亚轩


                   ②张吝         林嘉楠


                    ③刘耀文      严浩翔


                    ④高桥佐智子    温铃


                     ⑤马嘉祺      张真源


                    ⑥贺峻霖      丁程鑫


       宋亚轩扯扯嘴角,“我怎么一个人?”导演点点头,“你是跟待会的空降成员组成一组,她在海滩等你。”张吝朝宋亚轩投过去一个同情的目光,宋亚轩刚想回应张吝,突然背后一凉,转过头,“马,马哥,丁哥......”丁程鑫眼里饱含笑意,把手机举起来,对着宋亚轩比了个口型。




别忘了。



宋亚轩想起昨天那个莫名其妙的吻不禁有些腿软,咬着下唇朝着丁程鑫点了点头。



丁程鑫挑挑眉。


乖小孩。


(我天选文严文)


(kdlkdl)


(左邻右舍好甜啊呜呜呜)


(张吝一脸委屈)


(吝轩好甜嗷嗷嗷嗷)


(只有我注意到风盆年吗)


(笑死现在还有人喜欢风盆年)


(滚回你家磕去)


(赫赫我就是喜欢风盆年怎么了)


(风盆年真的磕不来啊)


(无语那你报警吧反正风盆年yyds)


        到了海滩远远就看见一个穿着纯白色连衣裙的女生坐在沙滩椅上。




“好现在我们来到了海滩首先让我们欢迎林鹿儿加入我们 ! ”


(?这谁啊)


(啊这不就那个被爆出潜规则的林鹿儿迈)


(呕怎么是她啊)


(md我儿子的综艺怎么有这种人出现)


(楼上什么意思啊我们鹿儿是被逼的懂吗)


(啊对对对你家又是被逼的了)


(你们怎么黑我们鹿儿独自美丽)


“哈喽哈喽,我是林鹿儿,今年22岁,大家叫我鹿儿就好啦。”



“欢迎鹿儿。”高桥佐智子立马傻白甜似的接上话来。温铃挑挑眉,眼神暗了下来。



林鹿儿笑笑,走到了宋亚轩旁边。


(卧槽这个什么鹿在干什么)


(这个绿茶怎么离亚轩这么近???)


(楼上什么意思别人身攻击)


(笑死她林鹿儿做了什么事自己不知道吗)


(粉丝别洗了)



        丁程鑫本来在喝水看见林鹿儿差点一口水喷在地上,“咳咳,咳,咳。”马嘉祺脸色马上冷下来,md怎么是这个婊子。宋亚轩脸色忽的一下变得惨白,不由自主的咽了一口口水,张真源握住宋亚轩的手,宋亚轩拉着张真源的手低下头不敢说话,刘耀文严浩翔恨不得直接上前撕了这个婊子的脸,看看这婊子单纯美好的脸皮下到底安着什么心。




        宋亚轩永远不会忘记因为林鹿儿才让他离开了公司,因为一次偶然撞见了林鹿儿和TRT公司老总有染从而失去了和兄弟们追逐梦想的权利,更忘不了林鹿儿打自己母亲的那一巴掌......只是......丁哥他们是怎么知道的......




“人都齐了,那我们就来进行第一个活动吧,每一组完成微博网友票选出的任务后,在这集合,按做任务所用的时间排序,第一名60心动值,第二名50心动值,第三名40心动值,第四名30心动值,第五名20心动值,第六名10心动值,那大家就开始心动之旅吧。”



        林鹿儿笑着牵起宋亚轩的手,宋亚轩有些害怕,但还是没有躲开,等到到了车上宋亚轩吞了口口水张嘴说道“放过我的母亲好吗,你和李总的事我不会说出去的......”林鹿儿不免有些失神,“亚轩.......对不起,现在我不能说出这件事,但你要相信我,我,我不会再伤害你了,你母亲现在已经被我送到了这最好的医院了,你可以打电话给你母亲,真的,希望你能相信我一次。”宋亚轩从林鹿儿的领口隐约看见一道红痕,宋亚轩抬头惊讶的看着林鹿儿,“你,你是陌寻姐,不,你不是林鹿儿吗?”林鹿儿咬咬下唇,宋亚轩看见林鹿儿咬唇的同时手捏紧了手,更加确定了自己的想法,立马扑进林鹿儿怀中,“不对,你就是苏陌寻,你肯定是 !”林鹿儿低头吻在宋亚轩发旋,“是我。”





--------------------

我 是 分 割 线


emmm...sorry大家,本来是想在18号之前发这篇的结果我忘了盒盒盒......


没看懂的可以看今天的彩蛋 今天的彩蛋狠重要的 没看的话下篇文可能接不上去


没有粮票的点最下面的传送门噢


    我先嘴贱一句,在我的评论区刷粮票真的大可不必,没对我造成什么影响但我就是看你不顺眼,别以为把123改成什么更新然后再刷三遍我就不知道你在刷粮票,也别私信我说我不应该这样写应该这样这样,你有思路你自己可以写一篇啊,我说我有自己的思路没有对你进行任何的辱骂行为你就口吐芬芳,动不动就骂人真的特别没教养诶,你如果觉得你的思路真的很好你可以自己写,我写就闭上你的狗嘴好不。写文只是因为热爱不是为了啥其他的,看完我写的文后点赞评论你随意,我呢脾气不好,不服也尊重我OK ?


借文宣群




里面都是楼姐老色批(bushi这个划掉   大家都非常的核谐友扇(我是不是打错字了   长期不活跃会踢  喜欢惹是生非的别来  群创了emm...有一年多了  大家都是非常好的“朋友”进了不后悔好吧! ! !


再嘴贱一句,屿桉这个诡计多端的0真的狠懒 ! 她的玩偶只更那么一点点 ! 岂有此理 !女人 ! 夏令营回来我命令你爆更 ! (生气ing


再再再嘴贱一句,我微chenyushitnt,扩列处关ddd


emm......抱歉我话有点多


刷粮票链接→ 


有这个链接就别来我文下刷啦

再等我一会儿下午绝对把文发出来!!!


占tag抱歉

[文轩] 挚爱

文轩 短篇 be 




老梗 出轨文学 虐




雷者左上角 少逼逼




全文2K+




emmm..可能有点霖轩?




食用愉快。





直到你死了我才发现 ,原来你一直都是我心中挚爱。





         太阳的光会透过树枝叶锋毫不吝啬的播撒一块一块的形成光斑。太阳的光会透过树枝叶锋毫不吝啬的播撒一块一块的形成光斑,血染红白衣,回忆闪过脑海,想起你与我初见,“你好啊,我叫宋亚轩。”  你淡淡的回应  “刘耀文"  


     现在想起,终于明白了,你不爱我。

              

     “我要去严浩翔家玩,可能要一天左右才能回来,你在家等我。″ 刘耀文烦躁的点了根烟,宋亚轩皱皱眉头“去吧。” 刘耀文看了一眼宋亚轩,揉了揉宋亚轩的头,把宋亚轩拉进在宋亚轩的眉上落下个吻,便头也不回的走了。


    宋亚轩只记得,他等了两天都没有等到刘耀文,饭菜热了一次又一次,那,饭是热的,心热了吗。


 刘耀文一回来宋亚轩就从沙发上坐起来,“你怎么去了这么久,不是说只去一天吗?” 刘耀文皱皱眉,“你别管那么多好不好啊,我只是去他家玩几天,对了,我还要去他家玩个三四天。” 刘耀文又看了眼宋亚轩,走进房间把行李箱打开,又打开衣柜。“你收拾行李箱干嘛。" 刘耀文把拿在手里的衣服扔到行李箱,“烦不烦,我都说我只出去四五天,收拾一下行李箱怎么了,很正常啊。” 刘耀文接着收拾,没有管宋亚轩,收拾完就一句话也不说就出了门。


    宋亚轩等了七天,才等到刘耀文,宋亚轩还以为刘耀文出事了,直到看见刘耀文的那一刻心里的大石头终于落下。


       这时的宋亚轩,可没有想到再一次见面,刘耀文带来的只有一句分手。


“为什么。” 刘耀文看了一眼宋亚轩,以前觉得他好可爱,好软,好想捏一下,现在只是觉得可爱而已。刘耀文走向门口,拉出了个女人,“这是我新的爱人,我跟她已经谈了两个月了,接下来的事,不用我讲吧。” 宋亚轩好像并没有多惊讶,只是哭了,他强忍着泪水点点头,“懂了,我懂了。”宋亚轩把刘耀文和那个女人推到门口,刘耀文回头看了一眼宋亚轩,好像是还想说些什么,但好像又说不出什么,最后还是叹了口气转身把那个女人拉走了。


        宋亚轩顺着门板坐下,冰凉的门板让他渐渐冷静下来,可是眼泪还在不停的流,宋亚轩站起来,走到沙发上拿回自己的手机,“喂,贺儿。” 沙哑的嗓子瞬间让电话那头的贺峻霖感到不对劲 "你怎么了?” 宋亚轩断断续续的把整件事情讲出来,现在的宋亚轩几乎要崩溃,爱人的背叛和自己的软弱让宋亚轩更加的迷茫,电话那头的贺峻霖不停的安慰自己,可是宋亚轩真的觉得好像没有人爱他,闭上眼睛,泪水流出来。


         宋亚轩总觉得自从和刘耀文分手后,自己经常时不时哭,胸闷,头晕,经常喘不过气,去医院检查了才知道,原来是癌症。


       得知宋亚轩患癌症的贺峻霖安慰着宋亚轩,“没事,可以治的。” 宋亚轩抬起手,阳光从手间的缝隙照在脸上,好刺眼。宋亚轩心里听不了任何人的安慰,宋亚轩开始潜意识觉得自己不够好,贺峻霖是在可怜自己,一种厌恶感从内心上升,好讨厌现在的自己啊。


       挂了贺峻霖的电话,宋亚轩靠在落地窗前,闭上眼,想起自己第一次真真切切把自己交托在刘耀文手中便是在这,那晚的旖旎好像就在昨天。宋亚轩拿出手机,“贺儿,和你做朋友,我很开心。”编辑消息,点击发送,做完这一切后宋亚轩躺在他和刘耀文的床上,拿刀刺向了自己,血染红了白衣,宋亚轩突然哭了,这是刘耀文最喜欢他穿的衣服,弄脏了刘耀文如果生气了怎么办,会不会不要他,宋亚轩后知后觉,刘耀文已经不要他了。



贺峻霖收到消息马上赶去宋亚轩家,看到宋亚轩穿着染的鲜红的白衣,一下变的很安静,他算算日子,今天,应该是刘耀文结婚的日子吧。

        

    刘耀文即将和那个女孩结婚了,可是总感觉少了什么,和那个女孩接吻的时候,心里总会想到宋亚轩,和那个女孩拥抱的时候,也会想到宋亚轩,心慌慌的,果然,在婚礼上,刘耀文收到了一条来自贺峻霖的视频,视频里宋亚轩躺在床上,他死了。刘耀文腿一软,跪倒在地上,也不顾旁人的目光,跑出婚礼,刘文跑到后来他和宋亚轩的家,门没有上锁,刘耀文找到了宋亚轩,那一身白衣已经染红,贺峻霖在床边哭泣,刘耀文愣住了,贺峻霖站起来,“怎么还不跟你的新娘结婚?刘耀文,你非要逼他死吗。" 刘耀文愣在原地,无论贺峻霖怎么叫他都没有反应。

     

刘耀文脑子里始终回荡着一句话“我把宋亚轩逼死了。宋亚轩死了,是我逼的。”

刘耀文又想起宋亚轩了,乖乖软软的一个小糯米团子,被逗开心了眼睛弯弯的,像小月亮,刘耀文最喜欢宋亚轩叫他文哥,宋亚轩如果让刘耀文不开心了就变着法子的叫他文哥,刘耀文失神听着之前宋亚轩发给他的语音,嘴里喃喃道“亚亚,亚亚,再叫一声文哥好不好。”

贺峻霖每天都看着宋亚轩和他的合照,睡觉也要抱着宋亚轩送的小兔玩偶,“为什么你就不能看看我呢。”

宋亚轩被埋葬了。

   

刘耀文去看宋亚轩时每次都跪在坟前,像是想求他的原谅。

直到有一天,刘耀文带来了一把刀,他跪在坟前,把刀捅向自己,苦笑着说,“宋亚轩,这就是你说的坏人会有报应吗,今天我的报应来了,那你原谅我了吗?我们还可以在一起吗,我的挚爱,一直是你啊。”







 

    那就再见吧,耀文,谢谢你明媚过我的世界。




   可能,在另一个时空,我和你相濡以沫白头到老,也可能只是短短的一眼或擦肩而过,但在这个世界,好遗憾,我们错过了,我不怪你没有珍惜我,我只怪你没爱过我。


毕竟,是我开始缠着你,抱歉。







end.






emmm...这是在之前草稿箱发现的文,应该是一年前写的了,剧情吧我承认是很狗血,我也不知道有没有撞梗的,这篇纯纯原创,如果你发现有雷同纯属巧合,我2021在河马的秘密河发过,撞梗没搞清楚骂我抄袭那只能说明你眼瞎。这算是我哩黑历史了,家人们看这篇也就图一乐,随便改了一些,凑合着看吧。